文章正文
当前位置> 首页 » 新闻荟萃 » 县内要闻
【纪检人·手记】被盗走的计生奖励扶助金

信息来源:

发布时间:2018-01-10 10:52

打印本页 |  关闭本页

“书记,给你们反映个事情,请你们帮我想想办法。”一大早,一位头发花白,穿着整齐的大叔来到纪委办公室焦急的说到。

“大叔您别着急,坐下来慢慢讲......”,我给老大叔端上一杯热茶,拿出笔记本,记录下大叔叙述之事。

据反映,2011年,他了解到国家对于自愿办理独生子女证的城乡居民,有奖励金。于是,大叔当即就通过本村村干部向镇计生办申请办理独生子女证,但五六年过去了,大叔的独生子女证依然没有办下来。大叔曾多次向本村村干部打听,均被答复仍在办理中。直到前段时间,大叔从县计生局负责发放独生子女奖励金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,原来他的独生子女证早已经办理下来了,且每年的奖励金已按时打入大叔名字的存折账户中。最近发的奖励金是2016年12月,工作人员将发放奖励金的存折账号提供给大叔,但大叔声称从未办理过这个存折,也从未领取过独生子女奖励金。

“大叔,您确定没有到银行办理过这个存折?您的家人是否以您的名字办理过上述存折?是否帮您代领过奖励金?” 听到大叔反映的情况我感到非常震惊,向大叔再三进行确认。

 “我和我的家人确实没有到银行办理过这个存折,更没有领取过独生子女奖励金,麻烦你们一定要帮我查查。”大叔情绪激动的说着。

“大叔,您不要着急,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把这件事情查清楚。”我一边安慰大叔,一边思考着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了?

我们根据计生局提供的奖励金发放银行账号,与大叔一起到银行打印流水账单,银行账号明细显示,从2012年到2016年,每年都有计生奖励扶助资金按时进账,次年的头两个月钱就全部被取出了。

“是谁会这么清楚什么时候有钱上账,又在钱上账后没多久就把钱取走了?”我和镇纪委副书记异口同声说到。

“问题的关键是存折在谁的手里?”我们边想边分析。

“知道存折去向的应该是镇里能接触和经手计生奖励扶助资金的干部,或者村里负责送存折的村干部。”我们展开了调查。

两个星期后,锁定了重点怀疑对象——康某,存折遗失时间段的计生奖励扶助工作人员、存折发放人员和村计生驻村指导员。

谈话过程中,我们反复问了几个关键环节,康某都以时间太长,记不清楚为借口,企图和我们“打太极”。

见此情形,我迅速和镇纪委副书记交换了一个眼色,开始语重心长的和康某摆起了国家纪律和政策。

几经周折,康某终于低下了头,开始坦白,还主动交代了其他几家类似情况的独生子女奖励金之事。

康某负责计生奖励扶助工作,发放存折期间,曾几次通知计生奖励帮扶对象来领取存折,但有6户的存折没有人来领,他又知道存折的初始密码,便动了歪心思。

    经查,康某共拿了6户计生对象(包括反映情况的大叔)的存折,私自截留计生对象奖励金30430元。镇纪委如数追回被康某私自截留的计生奖励扶助资金,及时发放给符合计生奖励扶助政策的对象。同时,康某受到相应的处理,大叔被盗走的计生奖励扶助金真相大白了。

党的十九大指出,“凡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都要严肃认真对待,凡是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都要坚决纠正。”作为纪检监察队伍的一员,我们要敢于亮剑,对腐败零容忍,当腐败稍一露头就被铲除,严惩不作为、慢作为、乱作为,做惠民资金的守护人。

(水城县纪委 唐仁浪 冯秀玲)


    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