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正文
当前位置> 首页 » 新闻荟萃 » 省内要闻
【二十四节气】立夏·立德

信息来源:【二十四节气】立夏·立德

发布时间:2018-05-07 10:24

打印本页 |  关闭本页

立夏,24节气中的第7个节气,在公历5月5日至7日入节,时太阳到达黄经45度,“斗指东南,维为立夏。”作为夏季开始的日子,立夏是温度明显升高,炎暑将临,雷雨增多,农作物进入旺季生长的一个重要节气。

我国古代将立夏分为三候:“一候蝼蝈鸣;二候蚯蚓出;三候王瓜生。”即田土中的蝼蝈开始鸣叫,蚯蚓感受到阳气而爬出地面,王瓜的藤蔓开始迅速攀爬生长。此时,空气中弥散着旺盛的生机,而这一切还都没有变成蒸腾的暑气。“麦天晨气润,槐夏午荫清”,正是立夏的标志性意象——早晨空气清和,阳气充足,利于麦熟;槐树如盖,已有午荫,但湿热未起,午荫清凉。正所谓:“夏景舒长,麦天清润”、“鸣鸠乳燕春闲暇,化作绿阴槐夏”……

立夏作为节气,早在公元前239年就已经确立了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中说:“立,建始也,夏,假也,物至此时皆假大也。”《尔雅》注解:“夏,大也。”古人解释夏为“假”。“假”既可理解为“大”,也有“借”的意思。庄子说:“生者假借也,假之而生。”生命本是天地间元素假借而成,是天地暂时所借。这就是《诗经》所说的“假哉天命”。夏因此是宽纵万物放任其生长,假才能使其狂妄而不顾一切地生长,而令其长大的目的,是为秋天的整肃,整肃才有收成。如此残酷的自然法则。

孟夏之日,天地始交,万物并秀。倘若“立夏”是大自然指定的使者,那它一定承载着让万物繁荣的使命而来。百花在此时争芳吐艳,新栽入土的禾苗与瓜秧在奋力拔节,植物的触须都在疯长,一如被拉长的白昼。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”,万千青蛙开始在田垄上齐鸣,蚯蚓为爬出潮湿的地下而全力掘土,所有动物的生活都鲜活起来,一如逐渐升高的气温。而于人类的时间轴而言,“春日”里花枝招展、少不更事的窈窕少女,开始长大嫁为人妻,习得了锅碗瓢盆的交响……

立夏,万物至此皆长大!如果在四季轮回中感悟人生,把立夏比作人生的某个阶段,当属“三十而立”的“而立”之年了。然静思人生,何为“立”?立什么和怎样立呢?古人有“三不朽”之说。

“三不朽”是我国伦理思想史上的一个命题。春秋时鲁国大夫叔孙豹称“立德”、“立功”、“立言”为“三不朽”。“立德”,即树立道德;“立功”,即为国为民建立功绩;“立言”,即提出具有真知灼见的言论。此三者是虽久不废,流芳百世,故为“不朽”。美国现代哲学家詹姆士在《人之不朽》一文中曾这样讲:“不朽是人的伟大的精神需要之一。”当然,詹姆士这里所说的“不朽”,是指宗教性的不朽。而中国历史上的所谓“三不朽”,则是仁人志士孜孜以求的一种凡世的永恒价值。在四季轮回、转瞬即逝的时间之流中,人总想抓住些永恒的东西。这不仅只是为了追求所谓身后之“不朽之名”,更是现实的需要,生命的意义所在。

若春是“人之初”,立春当立志;那夏是“而立年”,立夏当立德。“三十而立”,当神重于形,德重于体。“立德”是“立志”的方向标,是实现人生理想的原动力,更是“立功”、“立言”的前提和基础。俗话说:说得好不如做得好;“成”就自己,“功”德天下,乃“成功”也。没有功,难以“立言”;没有德,人永远不可能获得成功。

当下,一个个被打掉的“老虎”、被“双开”的院士、锒铛入狱的“富豪大亨”、“明星大碗”……他们之前的人生是何等的“成功”和“风光无限”。而今怎样?正所谓:方向错了,前进也是倒退。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!“厚德”方能“载物”也。法律是成文的道德,道德是内心的法律。失去内心的“定律”,突破法律的“底线”,必然走向反面,自毁人生。归根到底,都是背道离德的结果。

《道德经》里说:“孔德之容,惟道是从。”即伟大品德的内容就是遵循“道”。老子认为“德”就是“道”在人们身上的体现,是遵循了“道”、符合了“道”的人才会拥有的品质。“道”是“德”的根本,“德”是“道”的显现。顺从了“道”即“有德”,违背了“道”即“无德”。这个“道”落实到人生层面时,就体现为我们一般所说的“德”,也就是具有伦理意义的道德。“德”即是对“道”,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和理解,是人文精神的一种传播。“德”本义为“优点”,指内心的情感或者信念,用于人伦,则指人的本性、品德。儒家认为,“德”包括忠、孝、仁、义、温良、恭敬、谦让等。

在现实世界中,物有情,情有信,信显德,只要懂得了积德配道,就可以获得像“道”那样阅历万物的超然地位;也只有通过观其情而察其德,才可以对事物进行全方位的把握。因此,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人,就必须具有“德”,有了“德”,才有了人生之路通行无阻的牌照。“立德”即是“以德立身”,它贯穿于每个人的全部人生,或许在不同阶段,你人生经历的内容可能不同,但“以德立身”的人生支柱是不会变的,它对每个人的人生大厦所起的支撑作用是不变的。一句话,“以德立身”是通往成功的阶梯。

德是立身之本,也是立国之基。《左传》曰:“德,国家之基也”。从政重德,是中华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德治思想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尧舜时期,西周统治者提出“以德配天”、“明德慎刑”思想。孔子继承并发展了这一思想,形成了系统的儒家“德治”理论体系,其核心就是提倡“为政以德”、“为官以德”的德治学说。

清代吴敬梓在《儒林外史》中写到:“人生南北多歧路,将相神仙,也要凡人做。”自古能为官者是少数,一个人为官的机会并不多,但为官者也必定是凡人。既然是凡人,也必然有七情六欲,在权力与欲望追求的叠加中,如何能克服非分之想和不为不义之利而动心,即达到“不想腐”,这需要官德来支撑。官德好坏,不仅关乎官员自身的声誉和人生成败,还事关社会风化,事关国家治乱兴衰,正如《国语·晋语六》所说:“德,福之基也。无德而福降,犹无基而厚墉也,其坏也无日矣。”官员若失德,必然产生奸邪、贪腐,即如鲁国大夫臧哀伯劝诫鲁恒公所说:“国家之败,由官邪也;官之失德,宠赂章也。”国有四维,礼义廉耻;四维不张,国乃灭亡。

一度,有人把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”作为自私自利的“理由”,把“无奸不商”视为经商的“诀窍”、商人的“标签”,甚至把所谓“无毒不丈夫”等等当做“至理名言”……殊不知,这是后人,更或许是别有用心之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美德的大大曲解、错解也!所谓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”,是把“为(wěi)”错当成“为(wèi)”了。“为(wěi)己”,不是“为(wèi)己”,是指“修为自己,即修身”。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”的本意应是:人如果不修为自己的品行,那么就会为天地所不容。而“无毒不丈夫”中的“毒”本应是“度”,是量小非君子,无“度”不丈夫也。至于“无奸不商”则是来源“无尖不商”,出典为旧时买米以升斗做量器,故有“升斗小民”之说。卖家在量米时会以一把红木尺之类削平升斗内隆起的米,以保证分量准足。钱货两讫成交之后,商家会另外加点米在升斗上,如是已抹平的米表面会鼓成一撮“尖头”,是“送”顾客的。“尖”非“奸”也。“无尖不商”是指让利于消费者,是古人经商之法宝之一,体现的是商德。中华民族之所以几千年历劫不灭,一路走来,直到今天仍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其根本的原因之一,就是因为我中华民族有德也!

但丁说:“道德常常能够填补人们智慧的缺陷,而智慧却不能填补道德的缺陷。”德者,行之首,商之宝,官之魂,国之维。人无德不立,商无德不达,官无德不为,国无德不兴。德原发于内心,需立、需培养;德根植于民族文化,需传承、发展;德与时俱进,并会在滚滚前进的时代潮流中,在新时代,被注入新的时代内涵而更加得以弘扬。

今天,今日之中国,我们距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已如此之近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进入新时代。作为公职人员,所有的党员干部,特别是领导干部,应真抓实干呈现新气象、开拓创新展现新作为,站在政德兴、政风正、国家强的政治高度讲政德、立政德。应明大德、守公德、严私德,铸牢理想信念、强化宗旨意识、严格约束自己的操守和行为,戒贪止欲、克己奉公,切实把人民赋予的权力用来造福人民。作为中国人,所有的炎黄子孙,都应有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、“天下兴亡匹夫有责”的豪迈担当和家国情怀,做中华美德的传承者、践行者、弘扬者,以德立身、以德修身、以德强身,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于心、外现于行,使之成为亿万中国人的“价值公约数”。

春争日,夏争时,一年大事不宜迟。四季人生也亦然。做事先做人,做人必有德。“立德”贯穿人生,刻不容缓。无论你是选择求学、经商、从政……都必须“立德”为先。一生德行合一,一以贯之,始终如一。(驻省环保厅纪检组  牛贵军)


    
上一篇:
下一篇: